<sub id="9x77d"><span id="9x77d"><b id="9x77d"></b></span></sub>
<em id="9x77d"></em>
<em id="9x77d"></em>
<noframes id="9x77d">

<form id="9x77d"></form>

      <em id="9x77d"></em>
      <noframes id="9x77d">

      標題

      標題

      作者

      關鍵詞

      日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成果 > 一般文章

      金民卿 | 中華文明的突出創新性與中國共產黨的自我革命品格——“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筆談(三)

      作者:金民卿 發布時間:2023-08-08 字體: 打印
      作者:金民卿
      發布時間:2023-08-08 打印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深刻闡明了中華文明突出的創新性特質,這種創新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守正不守舊、尊古不復古的進取精神,不懼新挑戰、勇于接受新事物的無畏品格。中國共產黨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繼承者和弘揚者,把中華文明的突出創新性同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批判性、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先進性純潔性有機結合起來,在一百多年的發展中不斷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不斷進行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鑄就了勇于自我革命的鮮明品質。
       
      一、 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國共產黨的鮮明品格
       
        中國共產黨是堅定中國立場、傳承中國歷史文化、立足中國具體實際的馬克思主義先進政黨,從成立伊始就接過近代以來中國歷史發展的接力棒,確立為中國人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使命,致力于完成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的歷史任務,并在此基礎上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不懈奮斗。
       
        發展前進的道路并不平坦。一百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遭遇了各種風險挑戰,不僅要應對來自國內外反動勢力的殘酷鎮壓、戰爭圍剿、制裁打壓,而且要同黨內各種錯誤思想和行為進行艱苦斗爭,尤其是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必須應對尖銳復雜的“四大危險”“四大挑戰”。在艱苦戰爭環境和復雜執政環境下,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始終不忘初心使命,始終保持先進性純潔性的本質本色,戰勝了一個又一個世所罕見的困難,取得了一個又一個舉世矚目的勝利,不僅因為她在長期斗爭中鍛造出來的戰勝敵人的強大能力,同時也因為她在長期自身建設中所形成的偉大自我革命精神。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做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有強烈的自我革命精神?!?/div>
       
        自我革命的鮮明品格是中國共產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根本標志之一。1927年,大革命慘遭失敗,成千上萬的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倒在血泊之中。在此關鍵時期,中國共產黨沒有悲觀絕望、怨天尤人,而是以強大的自我革命勇氣,審查和糾正自身的錯誤。在八七會議上,年輕的中國共產黨人鄭重指出,“我們黨公開承認并糾正錯誤,不含混不隱瞞,這并不是示弱,而正是證明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力量。我們深信本黨的生命與力量決不致于怕披露和批評我們的疏忽和缺點,甚至于披露之于我們階級仇敵之前也無所怕……無產階級之先鋒隊能夠在自己錯誤經驗里學習出來,絕無畏懼的披露自己的錯誤并且有力量來堅決的糾正?!睍h深刻總結了大革命時期黨在革命領導權、統一戰線、武裝斗爭、農民運動等方面的嚴重錯誤和沉痛教訓,在知錯、認錯、糾錯的基礎上,抓住土地革命和武裝斗爭這兩個核心問題,確立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總方針,開始獨立領導革命新實踐、探索革命新道路。土地革命斗爭前期,“左”傾錯誤思想在黨內特別是中央領導層嚴重存在,給黨和革命事業造成重大損害,第五次“反圍剿”戰爭嚴重失敗,黨中央和中央紅軍被迫離開中央蘇區進行戰略轉移。長征途中,中國共產黨人召開遵義會議,以自我革命精神深刻檢討紅軍戰略戰術方面的重大是非問題,嚴厲批評中央主要領導人和共產國際顧問李德的重大錯誤,果斷改變中央領導核心,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開始確立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在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開始形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開啟了黨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實際問題新階段,在最危急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經過自我革命,中國共產黨日益走向成熟,中國革命事業日益走向勝利。全面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再次以偉大的自我革命精神,通過理論學習、自我反省、批評與自我批評、總結經驗等形式,開展以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為重要內容的整風運動,系統徹底地清算黨內教條主義錯誤,提高全黨的馬克思主義水平。經過這次整風運動,黨日益成為全國范圍的、廣大群眾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在此基礎上召開的中共七大,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的領導核心地位和毛澤東思想在全黨的指導思想地位,全黨在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達到空前的團結統一。
       
        此后,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人民繼續進行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建立了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徹底結束了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徹底改變了近代以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悲慘命運。在領導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改革的長期實踐中,中國共產黨勇于進行具有不同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敢于直面發展過程中的挫折失誤,不斷推進執政條件下的自我革命,開創并不斷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立足新時代歷史方位,以高度的戰略清醒和深刻的憂患意識,著眼長期執政、改革開放、市場經濟、外部環境的考驗,著力防范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的危險,堅定不移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果斷清除黨和國家的嚴重隱患,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加堅強,黨的團結統一更加鞏固,創造力、凝聚力、戰斗力顯著增強,煥發出新的強大生機活力,勇于自我革命、從嚴管黨治黨的鮮明品格得到了進一步彰顯。
       
        一百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不斷由小到大、由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一個根本原因就在于始終保持自我革命精神,從不諱疾忌醫,勇于刀刃向內,著力解決自身問題,不斷進行深刻改造和自我重塑。一百多年的歷史以不爭的事實雄辯地證明,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具有強大自我革命勇氣和能力的馬克思主義先進政黨,從不掩飾自己挫折失誤,敢于而且善于知錯認錯糾錯,敢于而且善于清除自身不足而開創新的局面,這是中國共產黨始終保持自身先進本質、戰勝各種困難挑戰、不斷取得新勝利的重要法寶。
       
        習近平總書記總結黨的歷史經驗,立足黨在新時代面臨的風險挑戰,在領導全面從嚴治黨的偉大實踐中明確提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也是我們黨最大的優勢。中國共產黨的偉大不在于不犯錯誤,而在于從不諱疾忌醫,敢于直面問題,勇于自我革命,具有極強的自我修復能力?!痹邳h的十九大上,他再次突出強調,勇于自我革命,從嚴管黨治黨,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黨的第三個歷史決議也總結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國共產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自我革命精神是黨永葆青春活力的強大支撐,黨歷經百年滄桑更加充滿活力,其奧秘就在于始終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在這些論述的基礎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提出了自我革命的戰略思想,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第二個答案,以偉大自我革命引領偉大社會革命的重大觀點,這些思想構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 黨的自我革命品格傳承了中華文明的突出創新性
       
        中華民族史是一部從未間斷、接續發展、不斷更新的文明創造史。遠古時代的原始共產主義生產實踐,形成了原始的公有制生產關系和公有集體觀念;隨著私有制生產關系的出現和不斷發展,“私”“家”“國”等文化觀念開始產生。殷周時期,奴隸制形成發展,以禮制為典型標識的等級秩序和文化形態占據統治思想地位。春秋戰國時期,生產力進一步發展,生產關系急劇變化,階級斗爭日趨激烈,“禮崩樂壞”局面出現,形成百家爭鳴的文化格局,產生了老子、孔子、墨子、孟子、莊子、荀子等一大批思想家,留下了《詩》《書》《禮》《易》《春秋》《離騷》等一大批文化經典,以及“仁”“義”“誠”“信”“道”“術”“勢”“法”“名”“實”等思想觀念。封建社會秩序鞏固之后,“大一統”觀念興起并不斷完善,綱常倫理化的儒學理論長時期成為主流意識形態,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宋明理學、陸王心學、清代樸學等相繼出現。近代以降,中國社會性質劇烈變化,階級斗爭和民族斗爭呈現新的特點,中華思想發生重大轉型,中國傳統文化、外來各種新舊思潮、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在中國思想領域開展激烈的交鋒和斗爭,力圖占據指導思想地位而成為中國社會實踐的引領者。經過比較借鑒和思想較量,馬克思主義被確立為改造中國的根本指導思想,并在實踐發展和理論探索中獲得中國化時代化,中國化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革命取得偉大勝利,中國社會制度實現了根本性變革,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正日益走向現實。
       
        歷史連續中創新進取的文明發展史,鑄就了中華文化以我為主、差異融合、創新再生的發展邏輯,在持續不斷的中心擴散與向心凝聚的雙向互動中,形成了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和中華文明共同體。中華民族在長期發展中不斷對生產生活、階級斗爭的實踐進行凝練提升,留下了豐富多彩、內涵深刻的文化成果。中華文化以其海納百川的開放性和包容性,不斷吸收外來文化的優秀元素,并使之轉化和融會為自身的有機組成部分,春秋時期的儒家、道家、墨家等不同文化的差異融合,漢代以降的儒學、佛教、道教等不同文化的差異融合,近代以來的中國傳統文化、西方文化、馬克思主義等不同文化的差異融合,就是中華文化在不同時期融合發展的典型代表。正是在差異融合的基礎上,中華文明不斷更新其形式,補充其內容,豐富其內涵,擴大其外延,不斷成就新的文明形態,融匯成綿延數千年而未曾中斷、守護根基而又不斷創新的文明長河。
       
        中華文明差異融合的歷史進程和發展邏輯中,包含著革故鼎新、創新發展的內在基因,不懼新挑戰、勇于接受新事物的無畏品格,開拓新局面、創造新事物的文化傳統。在發生發展的早期,中華文明就包含著堅定的創新意志、豐富的創新思想和強大的創新能力。中國早期的文化典籍《周易》,代表了中華先民在很早時期就已經注重探索自然和社會發展變易的現象和規律,在把握世界變化的基礎上強調“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展現了上下求索、自強不息、寬厚包容、融合創新的精神。出自《詩經·大雅·文王》的“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經典名句,體現了中華民族早期發展中超越自我、革故鼎新的強烈意志。屈原在《離騷》中提出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雖九死而猶未悔”,表達了追求真理、超越現實的人生追求?!洞髮W》把“新民”作為大學之道“三綱”的重要組成部分,強調“茍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的文化旨趣,把超越自我、不斷更新作為君子人格、社會理想的重要內涵。宋代著名改革家王安石倡言“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彰顯變法革新、改變現狀的堅定意志。
       
        這些內容經過千百年文化傳承,孕育了堅持守正與出新相統一、在保持連續性中勇于自我超越的文化品格。一方面,勇于發現自身的不足,勇于告別昔日的自我,絕不因循守舊、停步不前,絕不拘泥于先人而是勇于突破先人,形成了守正而不守舊、尊古但不復古的進取精神,不斷在改造客觀世界和主觀世界中走向更高的境界,始終朝著最高理想而求索不止,形成中華文明突出的創新性。另一方面,創新發展不是文明斷裂式的推倒重來,在前進道路上沒有丟掉老祖宗、忘記來時路,而是在不忘初心的基礎上承擔新使命,在傳承優秀文化內容的前提下吸收新元素、創造新文明,始終保持著中華文明突出的連續性。也就是說,在開拓創新中弘揚優良傳統,在堅持優良傳統中開拓創新,形成守正與創新的辯證統一、良性互動、持續發展。
       
        中國共產黨秉承中華民族守正出新的文化傳統,不僅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繼承者和弘揚者,更是它的勇敢創新者和發展者,自我革命的鮮明品格就是這種繼承與發展、弘揚與發展的思想結晶。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毛澤東就明確指出,中華民族有許多珍貴的文化遺產,我們要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批判性地學習、繼承、改造和發展它們,“我們這個大民族數千年的歷史,有它的發展法則,有它的民族特點,有它的許多珍貴品……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主義者,我們不應該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該給以總結,我們要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我們黨突出強調,“中國共產黨人是我們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優秀傳統的繼承者,把這一切優秀傳統看成和自己血肉相連的東西,而且將繼續加以發揚光大。中國共產黨……就是要使得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一革命科學更進一步地和中國革命實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深相結合起來?!痹邳h的自我建設、自我發展的問題上,毛澤東突出強調全黨牢記“戶樞不蠹”“流水不腐”的中國文化智慧,堅持“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思想方法,發揚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優良作風,勇于承認和清算自身錯誤。進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中國共產黨不是歷史虛無主義者,也不是文化虛無主義者,要成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繼承者和弘揚者。他把傳統文化的守正出新品格同黨的批評與自我批評作風結合起來,同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實踐有機結合起來,原創性地提出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國共產黨人最鮮明的品格,領導全黨刀刃向內、刮骨療毒,實現自我更新、自我超越,在偉大自我革命中把黨鍛造成為始終走在時代前列、人民衷心擁護、勇于自我革命、經得起各種風浪考驗、朝氣蓬勃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
       
      三、 黨的自我革命品格是“兩個結合”的重要體現
       
        黨的自我革命品格,是對中華文明突出創新性的豐富和發展,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間有著深厚的歷史和文化的連續性。中華文明守正出新、自我超越的傳統,在治國理政實踐中具體體現為自我批評、自我警醒、自我變革、自我完善的思想智慧,從春秋時期“臧文仲之嘆”到延安窯洞中的“黃炎培之問”,中國歷史上的“歷史周期率”問題就是典型代表。
       
        《春秋左傳》記載:魯莊公十一年(公元前683年)秋,宋國遭遇洪災,魯莊公遣使道宋國慰問,宋湣公對魯國來使言道:“孤實不敬,天降之災,又以為君憂,拜命之辱?!边@是宋國執政者的深刻自責、自省,力求從自身失誤中尋找災禍出現的原因。魯國賢臣臧文仲聽了宋湣公的自譴后感嘆道:“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浡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本褪钦f,執政者若能做到自我反省和矯正,國家就會興旺發達,否則就會人亡政息。這種“興浡亡忽”的歷史周期律在幾千年王朝更替歷史中得到體現,歷代王朝的清明時期大都與統治者的“罪己”相關,而衰亡者則往往是不從自身尋找原因而“罪人”。例如,隋煬帝“性不喜人諫”,不知“罪己”只知“罪人”,自以為是而不知己非,閉目塞聽而不納人諫,迅速走向滅亡,即所謂“其亡也忽”;唐太宗則“每閑居靜坐,則自內省,恒恐上不稱天心,下為百姓所怨”,正是因為有了這種自我警醒與自我約束,貞觀之治得以形成,即所謂“其興也浡”。
       
        進入近代以后,中國社會急劇變動,各種政治力量接續登場,興衰成敗更迭不斷?;诖?,1945年7月,黃炎培在延安的窯洞中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并向共產黨人尋求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答案。他講道: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都沒有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傊疀]有能跳出這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針對“黃炎培之問”,毛澤東答道,“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div>
       
        這是毛澤東給出的中國共產黨人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第一個答案”。當然,毛澤東給出的答案,絕不是簡單地把矛盾和問題交給人民,僅僅依靠他來解決黨自身的問題,而是以黨的自我批評為前提。在黨的七大上,毛澤東已經明確提出,嚴肅認真的自我批評“是我們和其他政黨互相區別的顯著的標志之一”。這就是說,批評和自我批評是中國共產黨認識和糾正自身錯誤的正確做法,進行偉大自我革命的重要方式,在長期發展中成為黨的一大優良作風和重要法寶。
       
        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中,習近平總書記基于新的發展實踐和風險挑戰,在新的趕考中進一步探索黨的建設路徑,在汲取中華優秀治理經驗、總結歷史經驗教訓、傳承黨的優良作風的基礎上,創造性地給出了中國共產黨人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第二個答案”:“如何跳出治亂興衰的歷史周期率?毛澤東同志在延安的窯洞里給出了第一個答案,這就是‘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經過百年奮斗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新的實踐,我們黨又給出了第二個答案,這就是自我革命?!弊晕腋锩褪且a鈣壯骨、排毒殺菌、壯士斷腕、去腐生肌,毫不留情地清除侵蝕黨的健康肌體的病毒,堅持不懈地提高自身的免疫力,防止政怠宦成、人亡政息,使黨在長期執政過程中始終保持旺盛的生機活力。
       
        很顯然,從毛澤東的“第一個答案”到習近平的“第二個答案”,中國共產黨在自我革命問題上,傳承了中華文明自我超越、革故鼎新的基因,守正出新的創新性特質,實現了對古代優秀治國理政經驗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但是,中國共產黨的自我革命,絕不是中國傳統革故鼎新思想的簡單傳承或直接翻版,而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重大成果和典型體現。自我革命直接源自馬克思主義本身的革命批判性。馬克思主義認為,矛盾雙方的對立統一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動力,一切事物的發展歸根到底是自我否定的過程,通過內部的否定之否定,事物實現螺旋式上升而發展到新階段。馬克思主義本身的發展就是辯證否定、自我揚棄的歷史。馬克思正是通過深度的自我思想清算,才走向唯物主義和共產主義,創立馬克思主義新世界觀。馬克思主義在創立時就強調“要對現存的一切進行無情的批判,所謂無情,意義有二,即這種批判不怕自己所作的結論,臨到觸犯當權者時也不退縮”。
       
        自我批判、自我革命的精神貫穿于馬克思主義政黨成長發展的全部進程,正是在不斷進行自我反思、自我糾正的過程中,共產黨才得以實現自我革新、自我超越、發展壯大。馬克思恩格斯提出,勇于批評和自我批評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和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生命要素,“一個政黨寧愿容忍任何一個蠢貨在黨內肆意地作威作福,而不敢公開拒絕承認他,這樣的黨是沒有前途的”。列寧指出,是否正確地對待并勇敢承認和糾正自己的錯誤,是衡量黨是否鄭重、是否成熟的重要標志,“公開承認錯誤,揭露犯錯誤的原因,分析產生錯誤的環境,仔細討論改正錯誤的方法——這才是一個鄭重的黨的標志,這才是黨履行自己的義務,這才是教育和訓練階級,進而又教育和訓練群眾”。斯大林也強調,共產黨敢于公開對自身的缺點進行無情的批評,“自我批評是我們黨堅強的標志,而不是我們黨軟弱的標志……過去這樣,將來也永遠是這樣”。
       
        中國共產黨人繼承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這個優秀品質,把自我革命確立為克己制勝的重要法寶、必須堅持的優良作風、始終不能忘記的鮮明品格。自我革命品格是由黨的先進性純潔性本質所決定的。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政治屬性和人民立場,“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與人民休戚與共、生死相依,沒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從來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團、任何權勢團體、任何特權階層的利益”。因為沒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黨才能謀根本、謀大利,從人民根本利益出發來檢視自己,直面包括自身錯誤在內的各種問題,坦承自身缺點不足,勇于進行自我革命。自我革命也是中國共產黨堅守遠大理想的必然要求。中國共產黨從一開始就把實現共產主義作為最終目標和最高理想,要“創造一個共產主義的社會”。實現遠大理想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代一代共產黨人接續奮斗、持續努力,為此必須始終以強大的戰略定力克服包括自身錯誤在內的各種困難,始終保持發展奮斗的意志和能力。一百多年來,中國共產黨就是在遠大理想的激勵和支撐下不懈奮斗,不斷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實現自我改造,在自我革命中不斷實現跨越和發展。
       
        總之,中國共產黨是扎根于中國土壤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既毫不動搖地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始終不渝地堅守馬克思主義的魂脈;又忠實傳承、弘揚和踐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華,一以貫之地堅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在一百多年發展歷程中,堅持不懈地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不斷開辟中國化時代化馬克思主義的新境界。勇于自我革命的鮮明品格,就是“兩個結合”的重要體現和重大成果。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批判精神、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先進性純潔性本質,給中華文明的突出創新性、中國傳統治理的歷史周期率思想,注入了新的強大生命和思想靈魂,使之擺脫了舊的時代局限,釋放出真理性力量和普遍性價值,上升到新的高度和境界。中華文明的突出創新性特質、傳統文化中的歷史周期率思想,為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批判性在中國共產黨的實踐和思想中扎根、發展,提供了深厚的文化根基和沃土,使之呈現出中華民族的歷史和文化特點,凝結為中國共產黨自我革命的鮮明品格。
       
      文章來源:《近代史研究》2023年第4期,注釋從略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娇妻被黑人粗大高潮白浆-精品国产乱码久久久久久呢-久久久国产打桩机
      <sub id="9x77d"><span id="9x77d"><b id="9x77d"></b></span></sub>
      <em id="9x77d"></em>
      <em id="9x77d"></em>
      <noframes id="9x77d">

      <form id="9x77d"></form>

          <em id="9x77d"></em>
          <noframes id="9x77d">